多扶.jpg  

(圖/一起看電影的合照,從左邊看來第一位是秀媽,在來是俞帆,然後是坐輪椅的我,在來是多扶打工的工讀生,然後是新認識的朋友采蓉。照片由多扶接送提供)

人的腦部,記憶了許多開心的事,同時也記憶悲傷痛苦,就像是一台攝影機,只要經歷過,就在腦中留下痕跡,而這些珍貴的記憶,你無法篩選遺忘,一旦遺忘了某部分,就像斷了線的珍珠項鍊,難以在連結中找到記憶的線索。

在平靜的寫稿日,收到多扶接送俞帆的電影首映邀約,在週五的下午,多扶的車子出現在家樓下,平常想看場電影,一定要先確認好交通運輸工具,確認好想看的電影時間,到自己搜集的無障礙戲院做比對,確認好無障礙之所有事項後,才能安心出門,而多扶接送將這些惱人的問題都協助處理,在看到多扶的車在樓下的那一刻,像是灰姑娘準備搭著南瓜馬車參與舞會的興奮。

 多扶1.jpg  

(圖/多扶接送的車子來接我跟秀媽去看電影。照片由多扶接送提供)

今日我們來到新光影城,第二廳有四個輪椅席,但其實第十三排的二十多個位置是一長排走道,如果輪椅使用這可以移位坐在椅子上,也是不錯的選擇,跟其他電影院最不同的是,在十一排之前都是斜坡道,障礙者也可以選擇走到旁的座位移位過去,當然,建議方便移位的人才這麼選擇,畢竟椅子的間距太窄,並不是太好移位。

 「來去看小洋蔥媽媽」是今天我們要看的影片,用動畫作為開場,直接破題出失智母親與兒子、孫子間的故事,通常在看到這樣的題材,常馬上被定義為沈重的影片,但事實上來去看小洋蔥媽媽,使用的故事手法,幽默中帶著淡淡的哀傷。

「雄一」的母親漸漸出現失智症狀,記憶停留在過去,常忘了現在的事情,掛上電話後忘記到底是誰打電話來,出去後不知道要去哪裡,嚴重的時候,雄一要將帽子摘下,母親看到他已禿的頭,才想起來眼前的這個人不是詐騙集團,是她唯一的兒子。

 多扶5.jpg  

(圖/新光影城的無障礙席,左邊兩個右邊兩個。照片由多扶接送提供)

因為失智,也惹出許多爆笑的事情,但在大笑之後,心卻感覺緊緊的、鼻頭酸酸的,如果有一天母親不認得我了,那是多麼痛苦的一件事情!曾經採訪失智症家長協會,長期照顧失智者的家屬,最深的痛就是親人不認得自己時,內心必須不斷地要告訴自己,對方並不是故意遺忘的,但卻又不免感覺到挫折與傷心。

 在電影中,因為母親的失智狀態,意外帶著雄一去回憶小時的種種,去追尋母親腦海裡的記憶,然後重新的認識母親,去看到母親心中的哀愁與快樂,握著母親此刻的雙手,卻同時看見少女時期、孩童時期,每個不同階段的母親,了解母親埋藏心中許久的秘密,也離清了自己小時候模糊的記憶。

92ba810  

(圖/新光影城13排為走道,輪椅可以靠近移位。)

影片中也點出照護者的心情,那些關於「看開一點、不要想太多」這般的話語,都真的是多餘的安慰了,身在其中的人,才能真的體會箇中滋味,該交給專業照護,還是留在家中有親人照護,光這個問題就會陷入天人交戰中,對於我這個旁觀者,真的深感說什麼都難以幫上忙的無力,不過劇中的雄一透過音樂,以及跟朋友的啤酒聚會,可以看見照顧者所需要的除了休息時間,還有傾聽的精神支持。

影片結束,螢幕上字幕寫著「有時候遺忘一些事情,也未必是件壞事。」這句結語久久在腦裡無法散去,遺忘或許帶著悲哀,但另一面來說,能出清些記憶,似乎也少了些許的悲傷,雄一的母親常忘記自己的老公與么妹已經過世,被提醒後卻笑著說:「啊,怎麼他們過世後反而比較常出現呢?」這帶著甜味的哀傷,貫穿著整部影片的風格,我喜歡這樣的輕小品。

 多扶2.jpg  

(圖/跟秀媽一起去看電影。照片由多扶接送提供)

「噢!我好擔心,以後我會不會失智,忘了你是誰!」秀媽看完電影後吐出的第一句話,而原來我們有著同樣的擔心,那個一直是彼此心裡牽掛著的人,誰都不想遺忘對方。

 謝謝多扶接送的邀請,感謝引進這部影片的電影公司-天馬行空,讓我與秀媽可以擁有愉快又無障礙的觀影經驗,「來去看小洋蔥媽媽」613日會正式上映,很推薦大家去看噢!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sleeveyu 的頭像
sleeveyu

45度角的天空--余秀芷

sleevey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