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MG_5066.JPG  

(圖/我的母親穿著紅色外套,站在介紹築巢人這部電影的看板前,仔細的看著導演沈可尚的介紹文)

片頭的怒吼聲,就像是整支影片的一顆震撼彈,他穿越出螢幕直衝往你,雙手緊抓住你的脖子,你無力甩開這種窒息,卻也甘願就這樣坐在螢幕前54分鐘,去感受、去經歷這倍數生命時間中的小片段。

如果不是愛,怎會有這麼強大的包容力,但愛可以持續多久,能量的庫存是否能被這麼快速耗弱?過程中我總不斷地這麼問著,也心驚膽跳的害怕下一秒,就是能量的終點,而這,也許跟我自己的狀況有關,過去的自己,也深怕愛會在下一秒鐘耗盡,轉身背離。

 IMG_5065.jpg  

(圖/母親穿著紅色外套,站在影廳外的走廊等待,右方陽光照在她的身上,有好看的影片,我會邀請他一起觀賞。)

但是如果是愛,怎麼令人深感微微的窒息,原來在這漫長的陪伴中,並不是全然的平和與溫暖,親情在放棄與堅持的矛盾中不斷拉扯,責任與壓力在一根菸的喘息時間才得以勉強繼續運轉下去,是甩不開的宿命,還是已經習慣的矛盾心情?「我計劃把他送走,想一刀給他,一了百了。」我想,那是種即使心力交瘁,卻又無法放手的親情,即使緊緊扣住,內心卻又想逃脫的真心告白,在立夫爸這句告白後,我卻有種被釋放的輕鬆感。

這反映著我的過去,在鑽牛角尖、暴怒衝突後,總覺得如果家人對我生氣,反而會讓愧疚的心情輕鬆一些。這是障礙者家庭54分鐘的生活記錄,卻是障礙者家庭每日不斷重複著,最赤裸、真實的樣貌。

 IMG_5067.JPG  IMG_5069.jpg  

(圖/築巢人紀錄片人物立夫的畫作,照片裡有六幅畫,都是畫蜜蜂跟蜂巢,顏色繽紛,旁邊有陳立夫的介紹看版。)

電影院的燈亮了,聽見秀媽在我旁邊深深嘆了一口氣,不知道是不是跟我一樣,感覺那微微的窒息感,終於有了喘息的空間,但立夫他們的生活卻持續著。

走出了影廳,立夫的畫作滿滿的蜜蜂、蜂巢,繽紛的色彩與真實的生活有著強烈對比,我看著工整又可愛的一幅幅圖畫,想著那憤怒、懊悔表情的立夫,還有表情平靜,內心卻塞滿複雜情緒的立夫爸,華山光點外開始下起雨來,我推著輪椅往前與點燈團隊會合,準備外景的拍攝,整了整情緒,5秒倒數,生命擁有不同樣貌的存在方式,沒有特別偉大,沒有特別可憐,只有繼續往前在這真實的生活裡,築起如蜂窩般工整規律的巢,將每個情緒放在不同的空間裡小心收藏。

 

Ps.這次我選擇在華山光點戲院看築巢人,他的影廳全部無障礙,影廳外有無障礙廁所,非常適合無障礙環境需求者前往觀影。華山光點時刻表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sleeveyu 的頭像
sleeveyu

45度角的天空--余秀芷

sleevey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