(圖/秀芷。輪椅上的舞蹈,其實是可以很自由式的。)

五月中旬,芝加哥的天氣是冷暖溫差極大的春季,第二屆芝加哥障礙藝術節在暌違六年後舉辦,隨著台灣參訪團以及點燈制作小組一起出發,內心有著期待,還夾雜著許多的疑惑。究竟障礙藝術跟一般的藝術作品有什麼不同?為什麼不叫無障礙藝術,而要稱之為障礙藝術呢?

 我們來到了障礙藝術的萌芽處「自立生活中心」,要能夠發展屬於障礙者的藝術,首先當然就要先能夠接觸藝術,如果身障者連自主出門、進入展場參與藝文活動的權利都沒有,那怎麼發展藝術,在自立生活中心裡,除了明白他們怎麼協助身心障礙者自立生活,我見到幾幅障礙者大大的自畫像掛在牆上,每一幅都給我很大的震撼,那種赤裸裸展現自己最真的樣貌,畫中的身體扭曲著、輔具高舉著,像是在說故事,讓人無法將目光移開。

參訪期間,我見識到很不同的藝術呈現,一位聽覺障礙藝術家,利用聲音來創作,她將錄音機拿來錄製下自己都聽不見的尖叫聲音,接著拿一個大型喇叭,在喇叭的上頭放上畫布,接著將一把畫筆沾滿各色顏料擺在畫布上,當錄音機的聲音透過喇叭傳出,音波的振動讓畫筆不斷的在畫布上彈跳著,一幅用聲音創作的畫,打破了所有人心裡的框架,聲音與聽障者無關,影像與視障者無關,這些對身障者的刻板印象、內心的框架在藝術節當中完全被拆除,唯有藝術的本質才是吸引人的重點。


(圖/Alice sheppard是一位活潑的舞者,好希望她來台教舞蹈。)
 

藝術是沒有任何框架也沒有設限的,而所謂的「美」也是沒有標準。

藝術節活動中,有一場時尚秀,不同障別的模特兒,跟設計師進行合作,打扮成他們心中想要的風格,這次我因為點燈節目出機拍攝,有機會與藝術家坐下來深談,在伸展台上的tekki是侏儒症,天生身材就比較矮小,但她依然希望自己可以穿上性感的衣服,讓所有人的目光都停留在她的身上,伸展台上還有又高又瘦的馬凡氏症模特兒,也有輪椅使用者,障別不同的大家,在伸展台上有著專業的演出,那是種自信的美,任何體態都是種美感。

藝術是種分享也是種傳遞,而當我採訪劇作家mike,如何讓非障礙者也願意前來接觸障礙藝術,他說,如果我們總是用自己才聽得懂的圈內話創作,那又怎麼能讓更多人理解我們要傳遞的觀念,Mike以幽默的方式表現障礙議題,一開始雖然只有親朋好友前來,但漸漸的由看完後的口耳相傳,讓更多的觀眾願意花錢入場觀看,也許他們並不見得都能感受到戲劇中要傳遞的障礙議題,但至少他們看戲的時候都哈哈大笑了,但是幽默與戲謔,需要小心地處理,因此mike總是先開自己的玩笑。 


(圖/芝加哥障礙藝術文化節策展人易君珊。網站
 
 芝加哥障礙藝術文化策展助理易君珊表示障礙藝術,是以障礙者本身的生命經驗跟身體與藝術作結合,創造出自己獨特的藝術風格,強烈的自我障礙身份認同,欣賞與喜歡自己的一切。無障礙藝術除了軟體上,各領域給予障礙藝術者展現的機會,以及給予同等的報酬,而不以公益或愛心來看待身障藝術家,關於硬體上,藝術節所有展場皆有無障礙設施,手語跟口語意境描述,讓不同障別的人都可以參與、享受藝術。

美國詩人、表演藝術家Neil Marcus說:身心障礙不是「勇敢地掙扎」,或是表現「面對困境的勇氣」,身心障礙是一種藝術,我想,無論﷽﷽﷽﷽﷽﷽﷽﷽﷽﷽﷽﷽﷽﷽﷽體上,這次的藝術節所友﷽﷽﷽﷽﷽﷽﷽﷽﷽﷽﷽﷽﷽是一種坦蕩蕩活著的方式。這充分地說明了障礙藝術節的精神。

參與障礙藝術節,像是被打開了一扇門,我想無論是不是身心障礙者,心中都有一層需要去拆除的障礙之牆,很期待未來台灣也舉辦障礙藝術節,用藝術來打開每個人的心。

PS.如果您喜歡我的文章,請點選部落格右邊長版廣告 (別忘記暫停阻擋廣告軟體) ,讓我賺點電費唷!:)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sleeveyu 的頭像
sleeveyu

45度角的天空--余秀芷

sleevey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