(圖/讓我來跟大家說幾則笑話吧。)
 

從前,我是個不太會說笑話的人,很羨慕別人可以將笑話講得生動有趣,逗得旁人抱著肚子、笑得合不攏嘴,但有一次我說的笑話居然成功地讓家人捧腹大笑!事情是這樣的....

有一回跟家人一起去隔壁餐廳吃午餐,在步出餐廳後,弟弟講了一個我認為不好笑的笑話,然後我一臉嚴肅的說:「那換我跟你說個笑話。」我的輪椅這時停了下來,大家也跟著停下來,一臉期待的看著我。

 

「有一家郵局周邊都沒有無障礙設施可以讓行動不便者上去,於是分局長說,為了服務行動不便者,特地加裝了愛心服務鈴,只要有需要幫忙的人按下服務鈴,我們馬上就會有人員出來協助。」語畢,家人疑惑地看著我,一臉就是在問我,這到底有什麼好笑的?

我手指著對面的郵局繼續說:「愛心服務鈴,就設置在郵局門的旁邊!」大家往我手指的方向看去,然後都大笑了!

郵局前沒有斜坡可以上的了架高的騎樓,既然行動不便者都沒辦法到達郵局門口了,那又要怎麼按愛心服務鈴阿?

笑完,大家心裡都一陣酸,但其實像這樣的黑色幽默,從我癱瘓後,就經常出現在我的生活中,突然之間,我成了笑話高手,但其實之所以好笑,是因為這些事情,都是令人無法理解、違反常理的事情。

 

(圖/ATM提款機太高,按不到上面提領的按鍵,還好有瀧哥幫忙,差點沒錢搭車回家。)
 

有一次去復建,就在醫院大門下車時,看到某傷友的外籍看護,身旁大包小包的行李箱,他不斷的伸長頸子、左顧右盼似乎在等誰,心想,應該是這位傷友準備出院了,真是恭喜他!就在下車時,我喚了那外籍看護:「要出院啦?再見!」只見看護神色慌張,趕緊拖著大包小包的行李往對街走去,阿大概是車子來了吧,當時的我還真是沒有一點警覺性呢!

直到復建完畢,趁著空擋到復建病房去找朋友,突然我看到那位外籍看護所照顧的傷友,頸部以下癱瘓的他正躺在床上,一臉茫然地看著天花板,直到我問:「你不是出院了?我早上有看到你的看護!」朋友才幽幽地轉向我說:「我的看護跑了,把我的提款卡跟值錢家當都拿走了。」什麼!這時的我才恍然大悟,那看護大包小包的行李是準備自己跑走,而那神色緊張的樣子,是怕我知道她捲款潛逃了!

行李事小,但提款卡被拿走根本就是晴天霹靂啊,跟大多數人不同的是,因為輪椅沒有適合高度的ATM提款機可以使用,從我癱瘓後15年,我提款幾乎是請家人幫忙的,但有些朋友自己在外居住,能協助他領錢的,就是看護跟其他友人,提款密碼交給別人,只要有人動了點邪念,傷害就會產生了!

有人語重心長地說:「其實這對身障者來說也有好處,現在詐騙集團那麼多,點幾下ATM按鍵錢就被騙出去了,所以無法使用ATM提款機也是防止被詐騙的好方法啊!」聽起來好像有那麼一點道理,但這位朋友您別開玩笑了,我們每次提領錢都必須將密碼告訴別人,這存款被提領精光的機率之大,還需要詐騙集團來騙錢嗎?身障者跟一般人一樣是有思考的,身障者不代表就容易被騙呀!

我的生命中充滿了許多無法理解的妙事,他雖然存在著無奈與氣憤,但是就像馬克吐溫所說「幽默的來源從來不是喜悅,而是悲傷。」好吧,如果是這樣,那我接受了這黑色幽默,至少從癱瘓後,我就成了笑話高手,但可不可以不要一直這麼好笑下去呀,畢竟同一個梗用太多次,也有不好笑的時候呀。即使已經可以笑著看世界,但內心卻還是希望這環境可以容易一些、平凡一點,可以令人理解、不再錯愕。  


本文於2013.06.06 刊載於聯合報繽紛版
 PS.如果您喜歡我的文章,請點選部落格右邊長版廣告 (別忘記暫停阻擋廣告軟體) ,讓我賺點電費唷!:)  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sleeveyu 的頭像
sleeveyu

45度角的天空--余秀芷

sleevey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