前幾天,與君潔在嘉梁的臉書裡討論起「業障」以及被以神鬼論對待的經過,然後想起我似乎有將這樣的經歷紀錄,翻找後發現這一篇2003年的文章,歷史久遠,但當時的情景歷歷在目,說實在...我還真是愛挑戰別人耐性。分享給大家...
 
 
(圖/袖媽推著我在陽光下。)


「你這病,到現在還查不出來嗎?」
「是的,目前為止還不知道。」
「前世債!」
突然間,我像是全民公敵般,十多名來自不同廟寺的『修行者』對著我,像是發現了珍奇異獸一般,全部圍了上來對著我指指點點。
他們已經等了我很久,自從知道我下中部演講,終於透過親戚跟我碰上了面,就急著來灌輸我他們所謂正確的觀念。

「對!我想他這一定是因果病!」一個脖上帶著大佛珠的阿伯皺眉歪嘴,一副『就是這樣』的表情。
「嗯!你不要擔心害怕,這就是業障!我知道你很迷惑,我來跟你解釋好了!」阿伯旁邊瘦小的女子瞇著眼睛,撇嘴一臉神秘的說。
「擔心害怕??我害怕迷惑什麼呀我?」我被這突來的安慰弄得一頭霧水。
「每個人都是帶著前世的罪孽來的,你這個病就是前世的冤親債主要來跟你討,對了!我這樣捏你,你的腳有知覺嗎?」
女子一樣瞇著眼,用力的掐我的腳,指甲在我的腿上漸漸的陷入,雖然我的腳沒知覺,但是看他這樣的用力掐,心陣陣的痛了起來。


(圖/起飛,才知道這世界的寬廣。)

 
「哇!我這樣用力掐,他一點感覺也沒有耶!」又是一陣熱烈的討論。
「唉呀!你們兩個,人家今天是XX師父要來跟秀芷聊聊呢,就讓XX師父說說吧!」
這句話如合唱團指揮用手劃上休止符一樣,吵雜的討論聲音突然一起停了下來。
「你們說就好啦,沒關係!」
我看到一位女修行者面露怒氣的坐在一旁,尷尬的氣氛填滿整個空間,烏鴉從我的頭頂呀呀飛過….。現在,是什麼情況?
「你這個病多久了?」這位修行者終於說話了。
「五年阿!」呼,我心想,這修行者再不說話,我看大家也都嚇得快變成雕像了吧。
「喔,這麼久啦?看你笑瞇瞇的,心情調適的不錯喔!」
「呵呵…是阿!」我是高興你終於說話了,這樣怒下去也不是辦法,我討厭尷尬的氣氛。
這時,原本尷尬的氣氛終於解除,大家又開始一陣熱烈的討論,三兩句不脫離業障,討論一陣還會轉頭用憐憫的眼神看我,搞的剛演講完的我是更加的疲憊。
「你不要緊張,其實每個人都有業障,而你這樣嚴重,應該是累世積來的業障!」
「累世?累世是幾世阿?」對於業障這問題,我早已經聽多了,就來聽聽有沒有新鮮說法吧。
「累十世!追溯到你前十世所累積來的業障!」
OH~MY~GOD!這位修行者,十世!如果你說吃豬肉是造業,那麼十世,我吃了多少阿?那又在如果,我的前輩子是一隻老虎….我用力嚥了一下口水,真是不敢想下去,這樣的罪孽一輩子也還不完了,意思是說我該糟囉。
「累十世喔,那看樣子我是還不完了,那…就這樣吧。」我雙手一攤,笑了笑,想說反正還不完了就算了,但抬頭驚見修行者怒視著我,一旁的人也幫腔的說:「還不知悔改嘻皮笑臉!」


(圖/無論世界如何,我都想記錄下來,我存在這世界期間的心情。)
 

「來!把旁邊的床搬過來。」
XX師父一聲令下,大家急忙把一旁的美容床推了過來。
「來,上去!」
咦?新玩意兒,到底是什麼新鮮事?我乖乖的移位到床上,看著XX師父點起了手上那一把香。
「我現在要幫你驅除你身上的邪氣,當然這只是短暫的,你要努力修行,才可以消除你十世累積的業障!」
XX師父手上的香柱在我的面前揮來晃去,我專注的看著那把香柱的動向,以我這幾年來的經驗,這樣的動作很危險,要是不注意,隨時會被香柱燒燙傷!
「赫!」XX法師使勁狂吼了一聲,沒嚇到我,倒是嚇到了一旁的人。
「喔,我現在要發功,你不要怕!」XX法師接著又使勁的吼了第二三聲。
以我這幾年來的經驗累積,通常在香柱揮過後,師父都一定會大聲吼叫,所以…我並沒有被嚇到,反而對於我猜中這個例行的步驟,在心裡感到得意。

XX師父在發功完畢,要我躺在美容床上練習吐納,在十多個人的面前躺下閉上眼睛,實在是有點詭異,只是早上出門演講到現在,也是有點疲憊了,就當作是在休息吧,我閉上眼,耳朵還是不停的傳入他們討論的聲音。
「唉唷,可憐!年紀輕輕就這樣,還長的挺漂亮,爸爸媽媽也很辛苦喔。」
「這是業障啦,一定要去做功德回向!」
「要多念經…要多走廟賜…不!應該要發願!」
「#$#@$#︿$%&##@*&︿*…」
我偷偷半瞇著眼,看著一群人張大口七嘴八舌,急著要將自己覺得對的道理灌輸給一旁已經呆掉的爸媽,不同的音調混雜在一起,並夾雜著啃芭樂喀茲喀茲的聲音,突然覺得這場面非常的妙,我就躺在他們面前如同絕緣體般,完全不受眼前的一切影響。


(圖/往前進,就能走出自己的路。)
 
一不小心打了個哈欠,被XX師父給瞧見。
「喔,你練好了嗎?有沒有什麼感覺阿?」
喔喔,我最怕人家問我這問題了,每回人家說的感覺,我總是沒有感受到,說出來,就會被認為是不肯配合,真是尷尬。XX師父並沒有等我說出感覺,就開始嘰嘰喳喳的開始一連串的神鬼傳奇。
「你要多念經!我之前就是因為骨質疏鬆站都站不穩,於是開始念經求佛祖,才沒多久,就減輕了許多。」
XX師父是個60多歲的女人,矮小的身材說話卻很大聲,他不停的說著自己傳奇的經歷,我卻因為演講後的疲憊,注意力無法集中,我只是用呆滯的眼神面對著她,偶爾會集中精神閃過從他嘴裡噴出的口水。
「師父,其實女人到了一個年紀,就會有更年期的現象,鈣質流失的很快就會骨質疏鬆,要吃鈣片,要去看醫生喔!」恍惚中,從我嘴裡脫出了這段話把大家給嚇了一跳。
拜拜對我來說是種心靈的寄託,而不是治療病痛的仙丹,在這樣科技發達的時代裡,我不敢相信居然還有這樣的想法,如果因此延誤了病情,那豈不是冤枉?
XX師父先是楞了一下,才說:「是啦!我去看醫生,醫生也是要我吃鈣片!」氣氛又陷入一陣寧靜與尷尬…「但是!拜拜能請神明保佑你,你才可以因此而找對能醫治你的貴人…」大家又鬆了口氣的繼續討論著。


(圖/北海道的美景。)

 
「這場病,我只將他當作人生的習題,說業障太沈重。誰都會有生病的時候,關於業障,我曾經與聖嚴法師談論過這問題,聖嚴法師也支持我這樣的想法,或許你們可以看看。」
我終於還是忍不住的將自己心裡的想法說出來,我聽太多加諸在我身上莫須有的罪名,我承受不起這樣沒有根據的壓力,如果我都將他聽進去,不但對病情沒有好處,反而會消沈下去。
「業障這東西我們已經很瞭解了啦,也不需要去看電視你跟聖嚴法師怎麼說啦!」
「你一定要立大願,願要大,病才會快好!」
上車離開前,一群人依然嘰嘰喳喳的給予很多的意見,依然不停的要我許下,連我都不能保證可以做的到的承諾,我對他們揮了揮手,急忙關上車窗。

在這世界上,每個人都是不同的個體,來自不同的環境,不同的腦袋裡,裝著不同的想法跟對事的態度。我尊重每一種想法,但是也請尊重我的感受,或許你認為對的事情,套在我身上卻是最不舒服的。
『業障!』如果你覺得把我的病看成是業障會比較好,那麼就這樣吧。但是我不喜歡將我的病看成是業障,我還是喜歡將他當成『人生習題』那麼我在面對挫折時候,會以學習跟歡喜的心去超越他!

窗外黑壓一片,我搖下車窗讓外頭清涼的晚風吹醒一臉的疲憊,喀ㄘ的啃了一口芭樂…
回想了剛剛的畫面,這是界真是非常的奇妙,什麼樣的情況都有,我笑看一切。 

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sleeveyu 的頭像
sleeveyu

45度角的天空--余秀芷

sleevey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