這一天,我們到美麗華去吃飯,車子塞在高速公路上,小蘋果不耐的問蘋果爸為什麼不走動了?蘋果爸耐心的跟他說,車子都在排隊下交流道啊。
車子在美麗華前,繼續排隊的進停車場,在這炎熱的午後,大家都急於找個可以吹冷氣又休閒的地方,在車子到地下停車場後,我翻出黃牌身障停車證,請妹婿將車停在身障停車格中,好方便我上下車。

也許從小,小蘋果跟小橘子就常接觸坐輪椅的我,再加上父母親給予他們的身教,小蘋果在停妥車後說:「這裡是坐輪椅的人才可以停的位置。」

就在這時,對面的身障停車格停進來一輛休旅車,車門打開,一位母親牽著跟小蘋果差不多年紀的小孩下車,接著開車的父親跳下車關好門後緊跟著進去,我直覺反應的大喊:「您哪裡殘啊?」男子看了我一眼就進去了。

 


等家人都下車,進到電梯口,我看著這一家子心裡想著,會不會男子的孩子是個智能障礙的孩子,如果這樣就真的冤枉人家了,一邊還觀察著他孩子的動作,突然間小蘋果又再度開口:「這個電梯也是要給坐輪椅的人先進去的。」男子再度往這裡看來,我則繼續跟小蘋果對話:「是啊,要先讓坐輪椅的人進去,因為大家可以搭電扶梯,但是坐輪椅的人只有電梯可以上樓。」
小蘋果用著那水汪汪的大眼睛看著我,指著外頭天真的說:「那個停車的位置是給坐輪椅的人停的,電梯也是給坐輪椅的人用。」

我偷偷瞄了男子,他牽著自己的孩子與妻子往電扶梯走,而我還是沒觀察出那孩子是不是身障者,但我心想,如果說這社會的道德需要被加強教育,那麼身教就是最重要的一環,小蘋果的父母教導她正確的品格教育,即使是私人的百貨公司無障礙停車格也不該佔用,如果那位男子的孩子並不是我所想的那個樣子,那麼他勢必是給孩子一個非常糟糕的身教。

準備回家,身障停車格全都停滿了,放眼望去,只有我們家的車上擺上黃色的身障停車證,上了車往前看去,對面一位打扮時髦的小姐拎著戰利品跳上車,將車子從無障礙停車格給開了出去。

回程的路上,等紅綠燈的路口抬頭見到LED警示語「佔用身障停車位,將處以罰鍰1200元整」,我突然想起某天跟一群朋友們聊起搭飛機與火車,以及佔用身障停車格的事情,朋友飲了一口酒,有感而發說的說:「法律是道德的最後一道防線,如果需要立法去制定理所當然的事,那就是道德淪喪。」



「阿姨,我來幫你拖地。」三歲的小蘋果接過我手裡的拖把,將一地的輪痕給拖乾淨,也將我滿心的灰塵給掃除。

搭公車要禮讓老人家座位,要協助視障朋友過馬路,小學時候老師在課堂上教育我們的禮義廉恥,難道都漸漸的被遺忘了嗎?品格教育除了學校,必須從社會教育,甚至父母親的身教開始做起,經由每個環節的努力,讓品格教育在不知覺中渲染出去,成為一個再自然不過的事情,而無關法規。


 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sleeveyu 的頭像
sleeveyu

45度角的天空--余秀芷

sleevey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5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