過年前夕,空氣中終於出現了久違的過年氣味,那種冷冽卻夾雜著期待的空氣,在大家所謂聖嬰現象的去年,缺席了,而今年再度嗅到這熟悉的氣味,我突然在長大後,又再度感覺到過年的氣氛。

 

  寒流使得氣溫在單數與複數之間遊走,每天在掀開棉被的剎那,起床與賴床的意志也反覆的掙扎猶豫著,要不是允應了法鼓山的演講,我覺對不可能在清晨的五點,離開我溫暖又舒服的被窩裡。

  天還是漆黑一片,但隔壁小山裡不知名的鳥叫聲,卻一再地提醒已是天光時,眨著乾澀的眼睛,狠心用力掀開棉被,將想賴床的意志曝曬在清晨的冷風中,並用冷水將自己給叫醒,在第一口咖啡後,才真正的抖擻起精神,期盼腦裡那法鼓山的寧靜,將會是今年最完美的休止符。

 


這回法鼓山青年卓越營,我將與行戒法師一起分享,講座主題為「愛別離」。
行戒法師經歷過越戰的顛沛流離、在戰火中逃亡,與親友生離死別的苦,即使在距離這記憶幾十年的現在,提起那景象的行戒法師,依舊激動的落下淚來,我看著身邊的行戒法師,心疼了起來,那是一段,在現代過著幸福優渥生活,只有在電影中看過戰爭畫面的我們,所無法真正去體會的感受。

  我突然想起以前曾跟朋友討論過,出家人修的六根清靜,是不是從此對任何事物不會有所感覺?不大聲的笑著,也不再痛哭。但是在今天看到法師的淚水,我才真正的瞭解到,腦中的記憶與感受,並不會被遺忘,法師也是個平凡的人,而唯一不同的,是法師將這些記憶記住,卻放下,然後轉換成動力,去做利他的事。




而我也將愛別離的經驗,在講台上分享,關於愛別離的經驗,在我的身上總是不時出現,1998年我失去了健康的身體,身體與心靈上遭受了很大的打擊,在好不容易走出傷痛後,2005年父親的離去,讓我再度陷入傷痛裡,我從以往反覆的問著「為什麼」,到後來才發現,沒有為什麼,人來人去,這只不過是種自然法則,生不為何,是與生俱來的一種本能,死沒為何,只是一個結束與另一個開始。

在這一次的分享後,我也聽了台下許多學員的分享,我們不時淚眼相望,只因為這份激動在彼此間產生了共鳴,整個演講廳中漸漸拓著感動的氛圍,沸騰著沸騰著,直到停電。



是的,停電了!漆黑一片的演講廳,我放下麥克風深吸口氣,對著寧靜漆黑的台下繼續分享著,然後,從講廳的各方出口,突然出現了點點光亮,法師與義工們,緊急調來了逃生燈,一盞一盞的往各方集中到台上來,我與行戒法師在微光中拿起了行動麥克風,在這樣克難卻溫馨的氣氛中,繼續的分享,直到「啪!」的一聲,電來了。

  電來了,大家歡呼了!我與法師在休息室中,討論著關於「光」的問題,無論動物或是植物都有向陽的本能,但這到底是好或是壞呢?向日葵的向陽能讓自己生長的更好,但是魚群的向光性,卻讓漁夫有機可乘,向光卻走向了死亡。在休息室的我認真的思考著這問題,直到會後的車上也在思索著。

所有的事情都沒有絕對,飛蛾撲火,魚群的向光,雖然他們因此而走向了死亡,但卻也在這過程中,證明了自己生命的能量,或如罕見疾病的患者,經歷新藥物的嘗試,在離開後,身體亦能在捐出研究中,造福更多的人們,而這過程中所傳達出的精神,卻是領會在個人了。

 



結束了座談,果然如我所想,滿心的感動絕對不少於台下的學員們,在瓊慧熱情的招待中,我也再度走訪了法鼓山,完善的無障礙空間,就連播映室都讓我驚呼:「真是太棒了!要是國家劇院也有這番的設計,那身心障礙者要看戲,就可以選擇自己喜愛的座位了!」然後開心的請朋友多拍幾張照片。



  聞著輕食區的咖啡香氣,往山下望去,我想起觀音殿裡的「入流亡所」,而此刻,那些惱人的流言誹語,那些困擾於心的思緒都得到了平息,心中是一片寧靜,如眼前這片城市景象,近看紛擾,遠觀卻是那樣寧靜。車子在午後離開法鼓山,我悄悄往後照鏡看著車後的景象,上山後的心靈沈靜,讓我像充電般,更具動力的往前行,2008年,開始!

PS.更多演講照片請看部落格相簿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sleeveyu 的頭像
sleeveyu

45度角的天空--余秀芷

sleevey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1) 人氣()